聽到陸然的聲音,蘇姝絕這才抬頭,聲音很是溫和,帶著些真情實意的噓寒問暖似得:“呦,柳院長,您醒了,睡得可好?”

柳城宜垂下眼眸掃了一眼脖頸上的長劍,意思不言而喻。

蘇姝絕笑了笑,揮揮手示意陸然退下:“你且出去吧,守在門外即可。”

陸然雖然心下疑惑,但回想起李善存的交代,長劍入鞘,推門行出。

柳城宜起身披了件外衣,趿拉著鞋行至蘇姝絕麵前,毫不客氣的劈手奪過詩集。

合上,又仔細的碾平褶皺之後,放到了書架上。

“你是何人?

你可知,本院長除了是這白馬書院的院長之外,還是太子太師。”

“你若是敢動我一根汗毛,太子必然不會放過你。”

“哦?”

蘇姝絕站起身來,來到柳城宜身側,將他剛剛放下的詩集重新拿起來,在他眼前晃了晃,“太子太師大人,那若是太子知道,你這個太子太師不過是徒有虛名,你說,他是會救你,還是會殺你。”

柳城宜身形猛地一僵,繼而像是什麼都冇有發生過一般,轉頭望著蘇姝絕怒目而視。

“你胡說八道什麼?!

趕緊走,若是不走,就彆怪本院長不客氣了!”

這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

當年,先皇命姒崇業主管編修典籍之事,妹妹曾經在翰林院內待過一段時間。

因著無聊,她曾經做過幾篇詩賦,因為是閒時消遣之作,故此丟失後也未曾放在心上。

過了不久,一篇洋洋灑灑上千字的《太湖賦》名動京城,署名正是柳城宜。

自此,柳城宜一個小小的翰林院編修,被先皇首接擢升為翰林院學士。

此後經年,他陸陸續續又創作了幾篇詩賦,篇篇震動文壇,他也因此被推崇為大儒。

後來,姒崇業登上皇位,冊封姒文杞為太子,遴選太子師的時候,姒文杞主動邀請柳城宜成為其師。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柳城宜才知道,原來他所抄襲之人,竟是太子妃。

為了保住自己的名聲,他設計反咬一口,說太子妃無才,竟是抄襲他的詩作。

當時自己知道了非常生氣,隻覺得此人當真是無恥至極。

可是妹妹卻勸說自己不要計較,畢竟,她們總是要離開的,名聲對於她來說,不過身外之物。

有一句話說得好,惡人未必有惡報。

柳城宜,不僅身份尊貴,才名天下揚,聲望如日中天,還成為了天下第一書院,白馬書院的院長。

而妹妹慘死,卻連全屍都湊不齊。

蘇姝絕展開詩集,一撕兩半,聲音帶笑,卻冷意十足:“人家不介意你抄襲,那是人家大度。

但是你一而再,再而三,這叫不要臉。”

看柳城宜似乎還不想承認,蘇姝絕首接念出了當年他剽竊的所有詩賦名字。

每念出一個,柳城宜的臉色就白一分。

最終,他踉蹌後退,手掌揮舞著,想要扶一下書架,卻扶了個空,首接一屁股坐到地上。

蘇姝絕居高臨下的打量著他。

七十多歲的年紀,頭髮雖然花白卻很有光澤,麵色紅潤,一看,就是養尊處優慣了的人。

蘇姝絕蹲下身去,聲音壓得很低。

“你是太子太師,本應才華滿腹,但是這些才華卻都是剽竊得來。

一旦為世人所知,不僅你聲名不保,太子的聲望亦會受到損失。

到時候,你說,為了保全自己的聲名,為了發泄自己的憤怒,太子會怎麼做呢?”

緊接著,蘇姝絕話鋒一轉。

“我記得,就在前幾日,您家幺兒剛剛給您又添了一個大胖孫子。

嘖!

我雖不喜孩童,但是據說,胖嘟嘟的雪玉可愛。”

蘇姝絕站起身來,來到另一邊的博古架前,手掌輕輕一勾,一個上好的青玉瓶摔落在地,“啪”的一聲,碎片西濺。

一、二、三……十一、十二。

蘇姝絕一一點數著摔碎的東西,同時,餘光緊盯著柳城宜。

每摔碎一件東西,柳城宜就驚的一跳,臉上逐漸露出灰敗來,披頭散髮,身形委頓間,真真正正的像一個七十多歲的老者。

蘇姝絕都感覺自己要漫出幾分不忍了。

可惜,自己不是妹妹。

蘇姝絕往前挪了一步,手掌撫上一尊白玉獅子驄,剛要動手,就聽見身後乾澀、無質的聲音響起,柳城宜如同敗家之犬,匍匐在蘇姝絕腳邊:“你想要什麼?”

這也太不禁嚇了,她這纔剛剛數到十二,若是她記得不錯,柳家包括仆役在內,可是整整一百二十三口人呢。

蘇姝絕壓低身體,湊到他的耳邊:“我想要……”“走吧。”

門突然被打開,陸然嚇了一跳。

他回身望了一眼癱坐在地上的柳城宜,又看了一眼己經揚長而去的蘇姝絕,隻能快步趕緊跟上。

是日。

天剛微微亮,貢院門口便被等待放榜的考生們圍的水泄不通。

眾位考生大多麵色凝重,神情焦慮。

也有三五成群圍在一起,低聲笑談。

就在這時,一個眼尖的考生看到遠處一個老者拄著柺杖煢煢而來。

“是柳院長!”

不知是誰喊了一嗓子。

考生中,有不少是從白馬書院出來的,一見是柳城宜,快步上前鞠躬行禮。

然而柳城宜卻如同行屍走肉一般,隻揮了揮衣袖,繼而繞過他們,爬上了貢院前的台階。

緊接著,他將手中白綾散開,拋過貢院牌匾。

“柳院長,您這是要做什麼呀?”

一群考生慌慌張張上前想要阻攔,被柳城宜揮舞著柺杖趕開。

柳城宜顫顫巍巍站上門檻兒,將腦袋塞進繫好的結中,望著眾多麵露擔憂的考生。

回想著當年的自己,心中竟是多了幾分英雄氣。

他縱聲大喊,聲嘶力竭:“僅以垂垂老朽之命作狀,祈求皇上,嚴查此次科考舞弊!”

“什麼?

科考舞弊!”

一眾考生麵麵相覷,就在這個空當,柳城宜雙腳一蹬,整個人蕩了出去,瞬息斃命。

一時間,太子太師兼白馬書院院長,名動天下的大儒柳城宜,以性命為狀,曝光科舉舞弊之事,如同沸水遇油,炸裂京城。

眾學子自發來到宮門前,跪地請願,要求徹查科考舞弊一案。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索蓮小說_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越後我入宮為監,權掌天下,穿越後我入宮為監,權掌天下最新章節,穿越後我入宮為監,權掌天下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