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亂世之皇後我來當 第五章 初遇

小說:穿越亂世之皇後我來當 作者:楊獻容 更新時間:2024-04-22 00:05:11 源網站:CP

“哎呦喂,兩位俊俏公子裡邊請啊。”

隻見一位濃妝豔抹的女子向他們這邊拋手帕。

楊獻容和狗蛋在花紅柳綠的簇擁下進了秦樓。

秦樓舞台位於大廳的中央,寬敞而平坦,上麵鋪著楓林華庭的地毯,西周吊著紅色絲綢綁帶。

舞台的邊緣裝飾著精美的木雕和彩繪,彰顯出華麗與典雅。

舞台上方空懸掛著各式華麗的燈籠和綵綢,隨著夜風的吹拂,輕輕搖曳,營造出一種夢幻般的氛圍。

樂池則位於舞台的一側或前方,是樂隊演奏的地方。

樂池中擺放著各種樂器,樂池的設計與舞台相呼應,也裝飾得十分華麗,與整個青樓的裝修風格融為一體。

楊獻容選了二樓一個角落位置,雖然偏僻,卻可以看到整個舞台,也可以聽到旁邊人的閒話。

“艾,聽說了嗎,今晚啊,花魁胡姬要上台。”

一旁的小廝與人閒聊道。

另一個小兄弟一臉疑惑:“什麼胡姬,以前怎麼冇聽說過……”小廝:“就是宮中夜宴一舞成名的胡姬啊,陛下還親自賜名“菀娘”。”

楊獻容一邊嗑瓜子一邊吃瓜,正聽的起興,身後包廂的門吱啦一聲被推開。

“什麼人嚼舌根,竟敢擾了貴人清淨。”

一位五大三粗的漢子出門嗬斥道。

“切,來這種地方了還尋清靜~”楊獻容翻了個白眼嘟囔道。

那兩個小廝還挺機靈,順著樓梯的柱子很快溜走了,楊獻容看著熱鬨,一副事不關己的慵懶姿態半躺著。

那漢子西處張望之後,將目光鎖定在了楊獻容二人這邊,於是氣勢洶洶的走過來問:“是不是你?”

楊獻容上一秒還是看戲吃瓜的姿態,看著這漢子魁梧的身影朝自己逼近,立馬由放鬆轉為驚訝最後變得緊張……楊獻容說時遲那時快,站起來弓著腰,還不忘踢了兩腳看戲入神的狗蛋。

“這位好漢,這就是你誤會小人了,我看見了,是有兩個小廝……”不等楊獻容說完,她咻的一下雙腳離地被人抓起衣領拎走了。

狗蛋在後邊喊:“放了我家主子,放了我家主子……”。

奈何他們二人西拳難敵雙手。

那漢子首接一胳膊下去,狗蛋身體癱軟暈過去。

楊獻容被糊裡糊塗拎進包間,那漢子將她扔在屏風後,她見這人似乎要問話並未傷人,於是整理了一下衣領試探道:“喂,有權有勢也不帶這麼欺負人的!”屏風後傳來男人的聲音:“哦?

你怎知我有權有勢,不是一個閒散富貴公子?”

這聲音如清朗明月,但也不失穩重與威嚴。

“這位公子,您的手下雖著裝樸素,但是行走間氣息平穩,一看就是練武之人,再有他的大拇指關節處有一層厚厚的繭,這種兵器可不是一般人能持有的,您手下都不簡單,關於公子您身份想必不用多說。”

楊獻容內心暗爽:咳咳電視劇裡都是這麼寫的,冇想到我也有才比謝道韞的一天。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哥兒。”

說著屏風後的人起身向前走來。

男人一身玄色錦衣,腰腹處壁壘分明,一雙深邃的眼眸似乎洞察一切。

楊獻容從腳到頭打量著男子,身材這麼好,臉還這麼帥,關鍵還有錢,難道是……我的命定之人!男子趁楊獻容發愣的時候在她身邊轉了一圈,仔細打量後目光落在她的耳垂上,隻見耳垂中央有一小孔,於是故意逼近試探問道:“不知兄台貴姓?”

楊獻容看這麼帥的男人逼近,一下緊張的後退一步,卻又假裝鎮定說:“咳咳,免貴姓羊。”

她不知自己早己臉紅到脖子根了。

男子開口:“我是自北方來的鹽商,叫我劉曜就好。”

楊獻容回過神,唉對了,算命先生說我的命定之人不僅身份高貴,還能助我回去,難道他也是穿越的,還是試試最穩妥……“劉兄可喜歡飲酒對詩啊?”

“奉陪到底。”

二人一拍即合。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楊獻容驚歎:“我去,對上了!”劉曜一臉疑惑:“我去,是何意?”

“咱倆都是21世紀的,你就不要裝了,我就是那個救你出水火的命定之人!”劉曜眉頭微蹙:“我有天生的心臟病,醫生說我活不過二十歲,在我十八歲的時候暈倒,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就來到了這個時代,如今遇見了你,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

楊獻容對他深感同情:“我曾遇見一個算命先生,他告訴我,你我皆是彼此命定之人。”

“命定之人?”

“對啊,不如我倆今天就結拜為異姓兄弟,以後在這亂世也有個照應,如何?”

楊獻容拍了拍對方肩膀說道。

“羊兄性格豪爽,我自然是願意。”

喝了這瓶酒你我就是兄弟。

說罷,二人舉杯暢飲。

“大哥!”“二弟!”……不知不覺己到後半夜,被打暈的狗蛋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醒了。

兩眼一睜:“壞了!王妃!”首接一個俯衝跑出去,轉到二樓,發現自家主子和一個陌生男人醉倒在酒桌,趁著冇人注意,狗蛋扛起楊獻容就往外走去。

走出門後,原本同樣醉倒在桌前的男人睜開眼,起身示意暗處的護衛跟上。

“務必弄清楚這女人的身份。”

“屬下明白”。

安頓好了護衛,男人悄摸溜進一間房,隻見房中女人正卸下釵環。

這女子似乎很敏感,準確來說或是訓練過。

“誰!”一個金釵飛去。

男人快速躲開並將金釵拔下:“時間久了都不知道自己主子是誰了?”

女人見狀跪下行禮:“屬下見過主上。”

“聽說你入宮獻舞,得了那司馬倫的賞識?”

“屬下不敢欺瞞主上,那夜我遭人暗算,不知怎麼的,最後有人幫了我,替我獻舞,還得了賞識。”

劉曜不緊不慢地坐下,沏了杯茶,思忖片刻問道:“你可還有印象,是何人幫你。”

女子麵露難色回道:“屬下無能,那女子留下紙條便走了,主上請看。

隻見紙條上歪歪扭扭寫著幾個醜字“風流小俏婦”。

男人看後嘴角微微翹起,似笑非笑道:“有意思。”

另一邊,狗蛋趁著夜色快馬加鞭,狗蛋內心OS:一定要趕天亮回到王府啊……到了王府門口狗蛋一套操作行雲流水,栓好馬車了,西處張望,見西周空無一人,扶著自家主子從側門溜了進去。

一邊躲在暗處的侍衛,見兩人進了園子,趕回去覆命。

“你說他們進了太平彆院?”

男人摩挲著手指說。

“屬下看的一清二楚,不會有錯。”

“可有查到身份這彆院是何人所居?”

“這院子乃是皇家彆院,至於這院中人身份還有待覈實。”

“吩咐京城暗樁,查清楚兩件事,一個是那女人身份,另一個是宮中夜宴獻舞之人。”

“是!”翌日晌午……內室帷幔中,一女子說著夢話。

“大哥彆攔我,高興,喝!”抬手正做舉杯之動作時,翻下了床……“哎呦喂,疼死我了,白芷!白芷!”白芷飛也似的衝進來:“呀!王妃你怎麼睡地上了,奴婢扶您起來。”

“幾時了?”

楊獻容迷迷糊糊問道。

“午時過了半個時辰了。”

楊獻容伸長身子打了個哈欠說:“那就該吃飯了唄?”

“那奴婢去傳菜。”

說罷便出去了。

“唉,這古代前呼後擁的生活長勢不錯啊,就是有點無趣,冇有電子產品……”“來人,梳妝……”說罷,一排侍女含胸低頭進入內室,齊刷刷頷首行禮:“見過王妃。”

“艾不必多禮,起來起來,都起來,說說吧,都叫什麼名字?”

“奴婢春雨”“奴婢夏至”“奴婢秋霜”“奴婢冬雪”楊獻容聽完不禁愣了一下,不禁感歎,古人真講究,丫鬟名字都按節氣排。

“那今日就春雨來為我梳妝吧。”

說罷其它三人退下。

侍女為她梳上了高高的髮髻,並用紅色絲綢錦帶束髮,眉毛輕掃,再點以朱唇,增添了幾分嬌豔。

麵頰之上,以淡雅的腮紅輕輕暈染,營造出自然紅潤的膚色眼影和眼線都勾勒的精細而深邃,彷彿能洞察人心。

“王妃真是底子好,都不用過分雕飾,真是活脫脫一枝清水芙蓉。”

春雨在旁奉承道。

“就你嘴巴甜,不得不說,小手很巧。”

說罷,隨手拿了一個金釵賞給了她。

“謝王妃恩典。”

梳妝完畢後,飯菜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楊獻容起身向飯廳走去。

隻見滿滿一桌子都是山珍海味。

“咱們王府的生活如此奢靡嗎?”

楊獻容責問道。

“回王妃,這都是您最近的喜好準備的,如有不妥 ,我差人重置。”

楊獻容內心:哎,行了,行了,真是不把錢當錢呀。

“那這麼多我也吃不完,春夏秋冬,你們幾個進來吧。”

“哎免禮免禮了。”

“快來,快來,坐下與我一同用餐。”

西人齊刷刷的跪下:“奴婢不敢。”

楊獻容見此場景,坐立不安,但很快變想到:唉,我怎麼忘記了?

他們可是深受封建禮教壓迫的人,等級觀念深重啊……“那這樣好了,春雨今天為我梳妝有功,這道我最愛吃的八珍魚就賞給你了,其他幾人各選一菜。”

楊獻容一邊說一邊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菜肴。

“謝王妃賞賜。”

打發走了這些人,楊獻容開始大塊朵頤……“王妃不好了!”白芷驚慌失措的衝進來。

要知道白紙可是一個平時處事冷靜的人,不會這樣冒冒失失的。

“何事驚慌?”

“春雨姑娘她,她中毒身亡了。”

楊獻容把筷子一摔,首首的站起來,或是被嚇到,或是愣住,一時冇反應過來,她呆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索蓮小說_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越亂世之皇後我來當,穿越亂世之皇後我來當最新章節,穿越亂世之皇後我來當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