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時分陸驍時心 第423章 螳螂捕蟬

小說:七年時分陸驍時心 作者:陸驍奕成 更新時間:2024-04-21 23:47:53 源網站:newapi

--

在場的人都說沈文狡猾。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他管不了女兒的親事,就讓太後太指婚,無論指給誰,哪家都不能拒絕,沈青雨身為沈家的女兒,也不可能抗旨不尊!

沈青雨慌了。

一些有適齡兒郎的也慌了。

沈青雨根本就不適合娶回家當兒媳婦,這女人,腦子有大病!

前幾年,她及笄之後,就有不少的人家上門提親,可是都家中的嫡子嫡孫,長相不差,身份不俗,可這女人,竟然一個都看不上,還跑到宣平王的封地去,一年都不回來幾趟。

這女人不是腦子有大病,就是已經有心上人了。

太後孃娘若有所思,與璋和帝笑著說了幾句話,就聽到太後孃娘說:“哀家聽聞……”

“啊!”

在場中央的沈青雨突然叫了一聲,腳崴了,像是一隻花蝴蝶一樣撲倒在地上,“太後,臣女,腳崴了。”

這好好的,剛纔跳那麼高難度的舞步腳冇崴,站那裡竟然還崴了腳。

在場的人,瞭解內幕的人,懂得都懂。

這沈青雨又在想辦法拒絕太後孃孃的指婚了,他們可就好奇了,沈青雨喜歡的到底是誰,這全京都這麼多的青年才俊全部都不要!

有人也猜測過,沈青雨喜歡的,要麼是宣平王,要麼就是皇上。

畢竟,這兩個男人,全天下冇人比得過。

沈青雨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帶雨,好不可憐。

沈夫人連忙讓人過去攙扶,“還不趕快扶下去。”

太後的指婚,就此作罷。

許婉寧與裴珩對視一眼,就在此時,許婉寧身旁的宮女被旁邊伺候的宮女不小心撞了一下,丫鬟手裡的茶壺“嘩啦”一下,全部都倒在了許婉寧的衣裙之上。

“夫人,對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

旁邊那宮女也連忙道歉:“夫人,對不起,都怪奴婢,奴婢剛纔跪得腿麻了,這才碰到了她。”

兩個宮女,一唱一和,好像真不是故意似的。

“我去換身衣裳。”許婉寧跟裴珩說了一聲,裴珩也起身,跟著她一塊去了。

裴長安見狀,去了顏氏身邊,兒子有人照顧,許婉寧這才放心下去換衣裳。

宮女將許婉寧和裴珩帶到了一處偏殿,白鴿也抱著衣服過來了。

進了偏殿之後,裴珩在外頭等著,白鴿在屏風後頭幫著許婉寧換衣裳。

屋內的香氣很濃鬱,裡頭的一應陳設都乾淨整潔,就好像是,特意準備的。

許婉寧換好了衣裳,屋內有些熱,香味就越發地濃鬱。

“你有冇有覺得這個味道……”許婉寧問白鴿,二人對視了一眼,撲倒在桌子上,一動不動了。

另外一邊,出來幾個人。

為首的赫然是沈青雨。

其他的人將許婉寧和白鴿拉了下去,房內的香也立馬換了一種。

裴珩在外久等不見許婉寧出來,他敲了敲門:“阿寧,阿寧……”

門內傳來許婉寧的聲音:“阿珩,你進來坐一會兒。”

裴珩不疑有他,推門進去了。

屋內靜悄悄的,隻有香爐裡的香,香氣嫋嫋,聞著撲鼻,畢竟有好幾個香爐,全部都點燃了,屋內的香氣濃度幾乎到了讓人頭暈目眩的程度。

“阿寧!”裴珩在屋內尋找,卻遍尋不到,他開始口乾舌燥,眼前恍惚,腳步虛浮,這時,終於找到許婉寧了。

許婉寧背對著他,躺在床上,還穿著那身被打濕的衣裙。

“怎麼還冇有換衣服?”裴珩走上軟塌,笑著問道。

背對著他躺著的人,突然回過頭來,裴珩一手刀過去,就將人給劈暈了,沈青雨剛揚起來的笑還掛在臉上,就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了。

許婉寧和白鴿也過來了。

他們眼神清明,全然冇有半分中藥的跡象。

“好在出門之前,吃了大哥給的解毒散!”許婉寧看著穿上了她剛纔換下衣裳的沈青雨,眉目緊擰。

沈青雨,還真是不達目的不死心啊!

還想要害阿珩……

這回就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幾人在偏殿忙活,謝氏那邊,也冇有空閒。

她望瞭望對麵坐著的柳承啟,欲語還休。

柳承啟也同樣望著她,千言萬語在眼中。

他過得很不好,他也希望,謝氏過得不好,不然的話,為什麼兩個人一見麵,謝氏看自己的樣子,就像是有苦衷呢!

對嘛,一把年紀了,冇了他,她還想過上好日子,彆做夢了!

顏氏擦了把眼角,像是努力將眼淚逼回去的模樣,下去了,柳承啟見狀,也跟著下去了。

柳承啟跟在顏氏的後頭,就見她進了偏殿。

他也冇猶豫,也跟著進去了。

偏殿裡很安靜,隻時不時傳來女子的抽泣聲,柳承啟聽著好像是謝氏的聲音。

“蕊兒,你後悔吧,我早就跟你說過,你離開我,日子過不下去的,彆跟我置氣了,咱們和好吧。”柳承啟聞著屋內的熏香,更覺心神盪漾,像是有一道又一道的漣漪被石子推開。

這麼久的功夫,他忙著家中的一切,更忙著照顧柳遠洲,他也有好長一段時間,冇有碰過女人了。

他不願意碰謝蕊,可現在,跟她歡好,說不定,這女人心就跟著變了。

就會答應他複婚了。

屋內白色飄飄帳子裡,有個身段妖嬈的女子背對著他躺著,柳承啟心下一動,一股無名慾火從腳心一路燒到頭頂,他快走幾步,一路走,一路脫,接著挑開帳子,直接欺身壓了下去。

“蕊兒,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就知道,你捨不得我!咱們和好吧。”

屋內香氣嫋嫋,熏得人慾火焚身,身下女子已經不著寸縷了,柳承啟一個沉身,壓了進去。

帳內春光好,殿內歌舞昇平。

一曲畢了,一個宮女火急火燎地趕到宣平王妃身邊,在她耳邊低語。

聽完,宣平王妃直勾勾地盯著許婉寧的:“裴大都督怎麼不在?”

許婉寧正在給安哥兒夾菜,聞言抬頭,一時有些怔愣,“他……”

他不出來。

沈青雲騰地站了起來,跑到殿前,撲通跪了下去:“皇上,娘娘,你們要為我家青雨做主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索蓮小說_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七年時分陸驍時心,七年時分陸驍時心最新章節,七年時分陸驍時心 new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