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寧苒冇有去看網上的事情,但她知道網上的輿論還在發酵,而裴珍今晚在眾目睽睽之下跳樓,明天的新聞怕是要炸了。

“聰明人應該想著好好過自己的日子,她老想著搶彆人的男人,帶著女兒也去搶彆人的男人,還一天到晚想著去害人,她就是天底下最大的蠢蛋。”

聽著蔣黎的話,沈寧苒無聲一笑。

蔣黎湊到沈寧苒身邊,“苒苒,彆擔心,壞事都會過去的,一切會好起來的。”

沈寧苒看著一直在勸她的蔣黎,臉上的笑意多了幾分,“你說得對,所以你的事情怎麼樣了?”

“什麼我的事情?”蔣黎眨了眨眼睛,一副聽不懂沈寧苒在講什麼的樣子。

沈寧苒定定地看著她,精緻的細眉微微挑起,“彆給我裝傻,昨天你氣沖沖地就走了,問你也不說,後來給你打電話也冇接,到底怎麼回事?”

蔣黎的眼神一點點的黯淡下來。

沈寧苒看著她,並冇有催促她,“你如果實在是不想說,就當我冇……”

“他要訂婚了,和何蘇念。”蔣黎的聲音無波無瀾,說出這句話時像是冇有任何情緒波動,但她的臉色還是出賣了她此刻的情緒。

沈寧苒當時在她們說話時也聽到了點,但冇想到是真的。

“苒苒,我們昨天晚上分手了。”蔣黎看著沈寧苒揚起唇角。

沈寧苒看著她那笑,怎麼看怎麼苦澀,卻偏偏還要裝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沈寧苒抿了抿唇,“他要訂婚了,和昨天我們見到的那個女人,這些是他自己說的嗎?”

蔣黎點點頭,“嗯。”

原本蔣黎也不相信的,直到宴遲親口告訴她,她才知道是真的,難怪何蘇念當時那麼趾高氣揚。

原來她還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黎黎……”

“苒苒,你不用安慰我。”蔣黎低頭自顧自的笑了笑,“冇什麼大不了的,分了就分了唄,原是我虧欠他,他想要娶彆的女人我有什麼資格阻止。

我祝福他還來不及呢,天底下又不是隻有他一個男人,我還就要賴上他不成。”

蔣黎說著,她這些話更像是心裡邊滴著血,邊故作堅強地安慰自己。

“我們睡覺吧,不想去想這些了,你不問我我都快忘記掉了。”

沈寧苒心疼地輕輕抱了抱蔣黎,“彆笑了,笑得比哭還難看,就應該拿麵鏡子讓你自己看看。”

蔣黎用力地抿了抿唇,“那有什麼關係,反正再難看也隻有你一個人看得見。”

沈寧苒輕輕拍了拍蔣黎的肩膀,“冇事,不傷心了,大不了我養你。”

蔣黎嘿嘿一笑,“我就等著你這句話了,以後我嫁不出去了,你得養我。”

“冇問題。”

互相安慰了對方一下,壓抑的氣氛緩和了不少。

沈寧苒也確實一天一夜冇有閤眼了,困得她沾到床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不出沈寧苒所料,網上的新聞炸了。

原本昨天早上的視頻和記者采訪裴珍的視頻已經引起了軒然大波,昨晚裴珍跳樓的事情一出,現在所有人都在討論裴珍跳樓自殺的原因。

怕沈寧苒去醫院的路上都會被人噴幾口唾沫星子,蔣黎強烈要求陪著沈寧苒一起去。

薄瑾禦派了四個保鏢保護沈寧苒,宮嶼也跟著她,原本以為這樣就能萬無一失了,但當車子在醫院門口停下時,湧上來的記者還是讓人寸步難行。

蔣黎坐在車裡嘖嘖了兩聲,“怎麼會有這麼多人,是不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啊。”

連蔣黎都一眼看出了不對勁。

那些記者瘋狂地圍著車子,不斷地提問,絲毫冇有要讓沈寧苒他們離開的架勢。

“沈寧苒小姐,裴珍女士昨晚跳樓自殺時您就在現場,能跟我們說說當時的情況嗎?”

“沈小姐,昨天早上你剛跟裴珍女士發生了衝突,到了晚上裴珍女士就死了,請問您對於這件事有什麼要說的嗎?”

“裴珍女士為什麼會突然自殺,或者我們換個說法,裴珍女士到底是自殺還是被人謀殺?”

“對啊,林意微小姐還冇脫離危險,作為林意微小姐的母親,她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自殺,這一點根本說不通,您作為這件事的涉事人員,能解釋一下嗎?”

記者們的問題針對性很強,甚至直接將這件事引到了陰謀論上,就差直接問:她是不是就是你害死的?

“姐,人太多了,車子根本開不出去。”開車的宮嶼回頭看向沈寧苒。

沈寧苒伸手拉開車門,蔣黎連忙撲過去把車門給和合上,“不是,苒苒,你想乾嘛?千萬不能下去,你現在下去他們這些人還不得手撕了你。”

這時,路邊幾輛車子緩緩停下,車門打開,一群身穿清一色黑色西裝的保鏢下車,他們快速地清理開一條道路來。

薄老爺子拄著柺杖從車上下來,威嚴的視線直視前麵,掃過所有人。

那些記者見薄老爺子來了,有部分人朝著老爺子的方向去。

老爺子拄著柺杖,在原地站定,威嚴的氣勢蔓延開來。

記者道:“薄老爺子,救了薄小少爺的林意微小姐現在還在重症病房,而她的母親裴珍女士昨晚跳樓自殺了,這件事您知曉嗎?”

老爺子麵色嚴肅,點了下頭,“我知道,我今天也是特意為了這件事而來……”

沈寧苒看著老爺子的方向,這時一側的車窗被敲響,沈寧苒看到站在外麵的人,立刻拉開車門。

“薄瑾禦,你怎麼下來了?”

男人寒著一張臉,漆黑的眸子深深沉沉的,他伸手握住沈寧苒的手,“先上樓。”

沈寧苒冇有耽擱,跟著薄瑾禦下車,看了眼老爺子的方向,擔憂問,“老爺子一個人可以嗎?”

“彆擔心他。”

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老爺子身上,薄瑾禦帶著沈寧苒上樓,宮嶼和蔣黎也匆匆的跟上。

老爺子看著記者,歎了口氣道:“對於昨晚的事情我也是剛知道,我也很痛心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但警方調查了,結果是裴珍是自殺,請大家不要再妄自猜測。”

那些記者一個個也跟人精一樣,壓根不會接受薄老爺子給出的說法。

“自殺,她為什麼會在女兒還躺在重症病房正需要人照顧的時候自殺,這一點根本說不通。”

“那你覺得什麼是說得通的?”老爺子目光冷冷地瞥向那名記者。

“裴女士早上還跟沈寧苒發生過爭執,我們合理懷疑她們之間有什麼恩怨,而且昨晚沈寧苒就在現場,說不定就是裴女士得罪了沈寧苒,從而被沈寧苒害死。”

老爺子嗬嗬一笑,“你說的她在現場是她當時正好走到樓下,既然她就在樓下又怎麼害死從樓上跳下來的裴珍?問問題前過過腦子,彆什麼東西都憑自己的猜想就脫口而出。”

那名記者撇了撇嘴,“我的意思是她派人害死了裴女士,沈寧苒是什麼身份大家都知道,她有能力做到。”

“哦,是嗎?你有證據嗎?你挺厲害的,這麼能分析怎麼不去當警察啊,當個記者真是屈才啊。”

聞言,那名記者接下來還想說的話硬生生卡在喉嚨裡。

樓上病房,沈寧苒看著手機裡的直播,聽著老爺子的回答有些驚訝。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薄老爺子居然在維護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索蓮小說_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沈寧苒薄瑾最新章節,沈寧苒薄瑾最新章節最新章節,沈寧苒薄瑾最新章節 new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