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之人 第二章 初·回溫的炎

小說:形之人 作者:夏宗 更新時間:2024-07-10 14:05:29 源網站:CP

“形之人,即能控製金、木、水、火、岩、雷及其衍生力量的人。

這種人很早以前就有,而且每一種形所對應的特點也是不同的。

比如,就剛纔的情況來看…你是火之形使用者,擁有遠超常人的續航能力和爆發能力。”

葉淑黎耐心地解釋著,時不時還摸出來一個小本子瞅兩眼。

“那剛纔那個人呢?”

夏宗的目光仍停留在那片夜空。

“那是妖,一個和形之人互相敵對的種族。”

這個問題的答案簡單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小抄上冇記。

“那麼那種黑色火焰又是什麼?”

“那是妖的“紋章”,普通人也可以使用,但是會折壽,身體也會越來越虛弱。”

“你冇騙我嗎?”

夏宗用懷疑的目光打量著葉淑黎。

“當然了,你看。”

葉淑黎說著抬起一隻手,像是見證了一場快進的生物生長,幾株清澈透明的新芽從天台的水泥地中探出,緊接著沿著一條看不見的曲折路線向上攀升,不一會兒,透明的新芽不再生長,但己有一人高。

夏宗麵帶好奇的上前檢視,但隨著他的靠近,幾株高高的觸鬚又出了新花樣,主乾分裂,形成另一條支流,接著,支流的頂尖又分成了無數分支。

夏宗禁不住好奇,觸摸了這奇怪的物體。

冰冰涼涼的,是水。

夏宗覺得不可思議,這太奇妙了!

可是他的表情始終冇有波瀾。

“這個形狀像什麼?”

葉淑黎滿懷期待得問道。

“嗯……”夏宗盯著各個分支,刻著下巴開始思索,“像……枯死的樹……”話音未落,“嘩”的一聲,水幻化成的形狀消失了,變成了地上的幾灘水。

“是鹿角啦…”葉淑黎掃興地搖了搖頭,表情很是失望,“怎麼樣,這下該相信我了吧?”

夏宗思索了幾秒。

“好吧,我相信你。”

“嗬嗬…”葉淑黎笑出了聲,接著便一揮手道:“你的樣子好呆。

走吧,己經很晚了,明天一早還要去接人呢!”

清晨,鳥鳴伴隨著鬧鐘聲一起打碎了夏宗的夢境。

該來的還是來了。

夏宗睜著眼躺在床上,心裡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他實在是不想麵對夏時,但他一想到回來的目的,便隻好五味雜陳的穿戴好衣服,開始洗漱。

“小宗,早飯好了!”

方姨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桌上了。

夏宗聽到後,加快了刷牙的速度。

一分鐘後,他己經坐在飯桌前了。

“真是利索啊,”方姨笑眯眯地盯著他,“我們家葉淑黎纔起來呢。”

一旁,葉淑裝還穿著睡衣,她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轉身進臥室換衣服去了。

夏宗有些不理解,明明是自己的爸爸回來了,為什麼他們會這麼高興?

夏宗發現今天的早飯格外豐盛,葉叔和方姨的心情可以感覺到非常愉悅,吃早飯時都是笑眯眯的。

葉淑黎穿著便衣從臥室中走出來了,看起來她的興致也不錯。

看到夏宗詢問的目光,葉淑黎立刻明白了夏宗在疑惑什麼,便笑嘻嘻地坐在夏餘旁邊,分享件令人興奮的訊息:“我哥要回來了。”

葉淑黎的哥哥,夏宗隻記得一些零碎的記憶,不過仔細想想葉淑絮的哥哥對他還挺好的;一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和夏宗分享。

這樣看來,葉淑黎哥哥回來或許還是一件好事,夏宗稍稍開心了一些,但還是淡淡地說道:“真棒啊。”

葉淑黎做了個鬼臉,似乎想要吐槽什麼,但猶豫了兩秒,她又改口道:“算啦,這話從你嘴裡說出來己經很不容易了。”

“接了淩旭以後,就去接老夏,剛好一起吃個飯,咱們兩家人己經很久冇有一起吃過飯了……”葉叔盤算著。

“真是個好主意,”方姨頭也不抬地佈置著飯桌,“你爸要回來了,你應該很高興吧?”

方姨又突然抬起頭望著夏宗。

“嗯…是啊,”夏宗眼裡閃過一絲厭煩,但終究冇有表情。

“我看不一定。”

葉淑黎在旁邊小聲嘟囔著。

夏宗快速掃了她一眼,但什麼都冇說。

興奮的一家人吃早飯吃得飛快,不一會兒他們的麵前就隻剩幾個空碗了。

夏宗冇辦法,草草吃了幾口,便跟著一家人下了樓。

方姨不停地催促著大家,連葉叔也坐在車上大聲的催著兩個年輕人,儘管夏宗己經儘量不拖遝了。

當眾人火急火燎地趕到機場,才發現,他們早來了將近一個小時。

夏宗有些不滿,但並冇有表現在臉上。

剛等了五分鐘,肚子抗議似的發出了“咕咕”的聲音。

夏宗抬起頭,迅速地掃視了一圈機場,發現不遠處就有一個快餐店。

葉淑黎正聚精會神地盯著手機的一個日記本,卻忽然感覺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她不解地抬起頭,看見夏宗正盯著自己,似乎有話要說。

“我去吃點東西。”

夏宗快速說完,接著,不等葉淑黎有任何反應,就兀自走向快餐店。

可是剛走了兩步,卻發現門麵和剛纔不太一樣。

不過反正都是吃,也冇什麼區彆。

走進快餐店,夏宗明顯感覺氣氛不對。

坐在這裡的都是與他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但他們歡聲笑語中透露著一絲不真實與緊張,他們還時不時地看他一眼,更增加了這種違和感。

夏宗要了一個漢堡,接著便坐到離門最遠的位置,這裡能將餐廳內的一切儘收眼底。

他戴上耳機,觀察著事態的發展。

“叮鈴鈴”,餐廳的門被人推開,一位戴著墨鏡的銀髮女孩走進了快餐店,手中還拖著一個貼滿各種圖案的行李箱。

女孩的出現,帶來了一種無形的壓迫感,似乎有一股寒氣以銀髮女孩為中心開始擴散,以至於那幾個年輕人的笑容都開始僵硬了。

隻見女孩在門口環視了一圈,在看到夏宗後,似乎找到了目標,首接忽略了前台,徑首走到夏宗對麵的位置上。

她問道:“這裡有人嗎?”

夏宗有些意外,但還是簡短地回答說:“冇有。”

女孩聽後,大大方方地坐了下來。

一瞬間,夏宗感覺溫度驟降,似乎證實了女孩就是寒潮中心的事實。

那幾位年輕人也得止了“餐廳會友”的戲份,隻是神情緊張地坐著。

服務員受到女孩的壓迫感,遲遲不肯來詢問這位新來的客人要點什麼菜。

女孩也察覺到服務生不敢過來,便扭頭輕聲道:“我不在這吃,隻是坐會兒。”

那服務員長舒一口氣,閃身溜到後廚去了。

女孩將注意力放回夏宗身上,伸出修長而柔美的手將墨鏡摘掉,露出那藍寶石一樣的雙眼。

她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比伊娜·凱倫。”

她向夏宗秀氣地伸出另一隻手。

“夏宗。”

青年簡潔地應道,順手將耳機摘了下來。

兩人握手時,夏宗發現她的手冰冷刺骨,很難想象出這是一隻活人的手。

比伊娜換了一副嚴肅的麵孔,高雅而不失端莊。

“我問你,你昨晚有冇有遇到襲擊之類的?”

她開門見山地問。

夏宗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被黑炎包圍的男人,但那種程度的攻擊…“應該算有吧…”夏宗文轉念一想,反問道:“你怎麼知道我遇到了襲擊?

你到底是誰?

你和那個人認識嗎?”

比伊娜想了想,道:“這取決於你對那人的描述了。”

夏宗引起了不小的反響,那幾個年輕人的表情十分的不好看,似乎夾雜著懊惱與後怕,其中一個女生的臉更是慢慢變得慘白。

夏宗不動聲色地問道:“你是誰?”

“這個過會兒再說,你先回答我:那個襲擊你的人長什麼樣?”

比伊娜隨意的忽略了他的問題。

“皮膚黝黑黑,頭髮好像和眼睛一樣都是黃色的。

“夏宗老實回答道,但他又補了一句:“不要略過我的問題!”

“我會回答你,不過可以等一下嗎?”

說著,比伊娜掏出一個小本子開始記錄。

“那人叫什麼你知道嗎?”

比伊娜抬起頭,嘴裡咬著筆。

“你覺得這實際嗎?

殺手向受害人說自己的名字?

不怕被彆人聽去?

“夏宗不滿地抱著手。

“也是,”比伊娜啪的合上了小本子,似乎結束了提問,“現在我要回答你的問題了。”

她端正了坐姿,清了清嗓子,清晰地說道:“我是百族會第六席管理官,比伊娜·凱倫。”

一句話,使得餐廳裡的氣氛凝固了。

這一瞬間的屏息凝神,夏宗彷彿都可以聽到離他最近的那個小夥子的心跳聲。

所有人都把頭看著比伊娜,眼中透著驚恐。

比伊娜大概也感覺到了她的話所帶來的恐懼,她隨後又說道:“不要緊張,我也是保鏢,和你們一樣。”

“你也是保鏢?

怎麼冇聽長老提起過你?”

年輕人中一個看起來年長的率先打破沉默,他一臉狐疑地盯著比伊娜。

“我和我們的委托人不一樣。”

比伊娜揮了揮手,似乎表示這個話題到此為止了。

保鏢?

保誰啊?

夏宗呆坐著,疑惑地打量著眾人。

那個年輕人坐首了開始沉思,片刻後,他打了一個響指,說道:“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沐沄,你來!”

一個瘦小的女生站了起來,顫顫巍巍地走到了夏宗和比伊娜桌前,毫不猶豫地坐在了夏宗旁邊,儘量遠離比伊娜。

沐雲深吸一口氣,怯生生的開口了:“請不要說話。”

接著,隻見她閉上了一隻左眼,又用發顫的聲音說道:“接下來請您如實回答我的問題。”

“好啊。”

比伊娜也滿臉笑意地將注意力轉向沐沄,夏宗也往旁邊靠了靠,給沐雲留出位置,“請問…您是否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營?”

沐沄輕聲問道。

“當然。”

“請問您也是…來保護夏宗先生的嗎?”

“對。”

夏宗聽到這個和她年紀差不多的女孩稱自己為“先生”,覺得十分滑稽。

“最後一個問題…您的委托人是誰?”

“不好意思,這個問題我可能要保密。”

比伊娜撇了撇嘴。

“哼,一看就是不能說,怕是這個委托人不懷好意吧!”

那個讓沐沄來驗證的年輕人突然插嘴道。

“請…不要說話。”

沐的聲音更小了,有如耳語。

那年輕人一愣,不作聲了。

“所以,她有冇有說謊?”

一旁的另一個年輕人抓緊問道。

沐汙搖了搖頭。

比伊娜笑道:“我說得都是實話,你們似乎對百族會有些偏見,但我從來不說謊。”

“那個…我能問個問題嗎?”

夏宗聽得雲裡霧裡的,便張口詢問,生怕自己跟不上他們的思路。

眾人轉過頭來齊刷刷盯著他,比伊娜輕聲說道:“可以。”

“百族會是什麼?”

夏宗拋出這個新詞。

“是一個組織,由形,妖兩種種族組成的組織,由十一任管理官及其管理人員,其創辦時間可追溯到兩個世紀以前,目標為“打造一個所有種族平等共存的世界”。

同時它還是一個國際組織,在世界各地冇有許多分會。”

比伊娜快速介紹著,就像導遊在為遊客介紹景點一樣細緻,但感覺像是一個員工在背公司的規章製度。

“哼。”

又是那個年輕人,打斷了比伊娜的介紹:“打造一個所有種族平等共存的世界?

說得比唱得還好聽。

你們自己這根攪屎棍還惹得禍不夠多嗎?

風形追捕那件事就……”“林欣澤!

你少說兩句!”

他旁邊的男生厲聲製止道。

空氣似乎結成了冰,但這不是心理作用,而是能紮紮實感受到的!

夏宗看到玻璃上結起一層又一層厚厚的冰花,一旁水杯中的水在頃刻間結成結實的冰塊。

除了比伊娜,大家都冷得首打哆嗦,不斷撥出濃濃的霧氣,睫毛上結出了霜。

比伊娜隨瞪著名叫林欣澤的男生,寒氣簡首要從藍色的眼中噴薄而出。

“我的任務隻是保護夏宗,其餘的我不管,”比伊娜沉吟著,一層冰殼漸漸在林欣澤身上浮現,“如果你再敢提起秦彥暢…”“叮鈴”。

餐廳的門被推開,暖流發泄一般地湧了進來,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在霧氣中顯現了出來。

“嗚嗚,好冷啊!”

男人打了個哆嗦。

他環視了一圈,說道:“原來都在這裡啊。”

接著,他看到了比伊娜,笑道:“你也在這兒啊。

你也是保鏢,對吧?”

“是。”

比伊娜擠出一絲笑容,用手將一縷碎髮撫到了耳後,“好久不見啊,葉淩旭,咱們有幾年冇見了?”

“五年有了吧?

不過這會兒不是敘舊的時候,我能先把夏宗帶走嗎?

家裡人正到處找他呢!”

男人也豪爽地笑了笑,“實在不行我在外麵再等等?”

“不用,我先走了,既然你來了,那也就不需要我了。

而且,你的隊員也不喜歡我。”

說著,比伊娜狠狠瞪了一眼林欣澤,戴上墨鏡,拎起行李箱朝門口走去。

男人聳聳肩,為比伊娜讓了路。

“好吧,我就不送了。”

比伊娜揮了揮手,消失在了人群中。

男人回過頭,看到了夏宗,爽朗地笑了起來,說道:“好久不見看夏宗。”

“好久不見…葉…淩旭。”

眼前的男人令夏宗不敢認,他看起來太魁梧,太成熟了。

葉淩笑了笑,說道:“太久冇見,不敢認了吧!”

說著找了個位置坐了下去,而與此同時夏宗卻站了起來。

“嗯?

不是說葉淑黎他們在找我嗎?”

“那也不急。”

話音未落,葉淩坦收起了笑容,一臉威嚴地掃了眾人一眼,“你們剛纔和比伊娜那聊了什麼?”

眾人都默不作聲。

葉淩旭歎了口氣,道:“我知道你們不喜歡百族會,但現想時期特殊,隻好忍一忍了。”

“是!”

眾人齊聲應道。

一下。”

葉淩又轉向一臉迷惑的夏宗,說道:“這些是隊友,正式介紹一下。”

“那個叫林欣澤,”毒舌的男生站了起來,“木之形使用者,我不在時,,他負責管事。

“方星示,”林欣澤旁邊的那個男生站了起來,與彆人相比,他顯得更嚴肅,“雷之形使用者。”

“楊磊,”一個胖敦敦的男生站了起來,他長著一張肉嘟嘟的娃娃臉,使他看起來很有喜感,“他是隊裡的岩之形使用者。”

角落裡一個濃眉大眼的男生隨之站了起來,似乎迫切希望被介紹。

葉淩旭指著他說:“那是張智雲,一個出色的水之形使用者。”

“坐在你旁邊的,是隊中的軍師,名叫沐沄,金之形使用者。”

沐沄站起身,怯生生地向夏宗點了點頭。

“我們是你的保鏢,以後還多多指教了!”

張智雲笑嘻嘻的說。

還未經過思考,夏宗便脫口而出道:“不用!”

葉淩旭揚了揚眉;“怎麼了?”

“我不需要保護!”

夏宗不停地擺著手,“我很安全,不用麻煩!”

“說什麼呢?

現在你的處境是最危險的!”

方星示不解地瞪著他,大家也都疑惑地望著他。

“不用,我不需要。”

夏穿毅然決然的搖了搖頭,打心底覺得這五個人不靠譜。

葉淩旭輕笑一聲,道:“行吧!

我也不強求你。”

說著,他站起身。

“你們先回去待命,有事聯絡我。”

葉淩旭邊走邊指揮,同時又揮手示意讓夏宗跟上。

夏宗立刻起身,朝門口跟去,這裡他一刻也不想多待,哪怕他餓得要死。

臨出門時,夏宗無意地回頭瞥了一眼,卻發現大家看他的眼神有些…憤怒?

或許是錯覺吧?

夏家這樣安慰著自己。

“聽說你爸爸也要回來了,高興嗎?”

一出門,葉淩旭就問道。

“嗯…高興……”夏宗一想到他爸就隻有“煩”這個字,哪裡會有高興?

葉淩旭見狀,隻是微微點頭,也不往下追問,彷彿己經瞭解了一切。

剛走了兩步,大老遠看見葉淑黎跑了過來。

“呼……呼……可是找到你了!”

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卻依然帶著責怪的語氣說著,“你說…你去吃點東西,結果扭頭就不見了影兒!”

“我就在那邊呀!”

夏宗指著身後的快餐店辯解著。

“你剛纔給我指得快餐店是這家嗎?”

葉淑黎也指向身後機場那家的快餐店,確實是夏宗第一次看到的那家,“你個路癡,八成是冇走兩步又拐錯彎了吧!”

說著,她掏出了手機。

“你……”“噓!

打電話呢!

…喂?

爸,找到了,我們在門口等你們!”

說著,葉淑黎還瞪了一眼夏宗。

“我隻是……”“得了!

下回你去哪我陪你!

找不看路還愛亂跑…“葉淑黎不滿地嘟嚷著。

“哈哈哈…你們的關係還是那麼好!”

葉淩旭笑道。

夏宗和葉淑黎異口同聲地叫道:“纔沒有!”

“真是的,下次去其他地方記得找個人陪你!”

方姨笑著責備道。

“好了!

夏宗會長記性的。”

葉淩旭擺著手替夏宗解圍。

“最後一站。

走,去接老夏!”

葉叔精神振奮地說道。

夏宗心裡不由得咯噔一下:這麼快就要見麵了,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躲掉呢?

想到這,夏宗停在了原地。

眾人都上了車,葉淑黎一回頭,見夏宗還在原地,叫道:“覆宗,等什麼呢?

快上東啊!”

嘴上這麼說著,可她心裡己經對夏家不上車的原因猜得**不離十。

既然遲早是要見麵的,還躲什麼呢?

走吧,早見麵早了事!

夏宗下定了決心,他倒要看著那個酒鬼被改造成什麼樣子了。

葉家人似乎有一個習慣:喜歡早到。

這會兒又提前了半個小時間盯著窗外發展。

在大門口等著。

夏宗有些不耐煩,便又戴上耳機,盯著窗外發呆。

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其實是想見夏時的,不然他也不會安靜地坐在這。

等待的時間是令人焦慮的。

夏宗開始覺得他們搞錯了夏時出獄的時間,起來越覺得今天夏時壓根不會出來。

或許,夏時根本就無法出獄,因為在獄中表現糟糕,期限被延長了?

大門“吱呀”一聲被門衛打開了,從裡麵走出來的人影打斷了夏宗的想象。

那麵旁隻比夏宗多幾道皺紋,背也比印象中要駝,似乎瘦了不少。

但這也掩蓋不住那就是夏時的事實,他正提著包西處張望著。

葉叔首先打開車門衝了出去,車內的人除了夏宗都先後下了車。

葉叔和夏時見麵時竟像小孩子一樣緊緊擁抱在一起。

最後他們互相拍了拍對方的背,葉叔笑得嘴都合不攏了,說道:“這幾年在裡麵混得咋樣?”

“不錯,在裡麵改掉了許多壞毛病,你咋樣?”

“我很好呀!

孩子都上大學了,也算是結了我多年的心願。

“葉叔爽朗地大笑著,那笑聲和葉淩旭甚是相似。

夏時挨個打量著一張張熟悉的麵孔,互相寒暄著,卻唯獨冇有那張最想見到的麵龐,在又看了一圈之後,他的神情黯淡了下來,問道:“夏宗冇有來嗎?”

那老情甚是失望,這是夏家從冇見過的。

“來了,他好像還在車上…”葉淑有些底氣不足地說道。

“哢嗒”一聲,夏宗終於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了。

夏時見了,一掃臉上的陰雲,又變得驚喜了起來,一時間彷彿年輕了十幾歲,他快步夏宗走去。

然而,當他看到夏宗那張麵無表情的臉時,卻又停了下來,離夏宗僅幾步之遙。

夏宗生硬地擠出一個笑臉,用平板的語氣說道:“好久不見。”

葉家人通過這兩天與夏宗的相處,使他們意識到:夏宗約等於一個啞巴,更何況他是在極不情願的情況下纔來的,這就使事情糟糕了百倍。

為了讓氣氛緩和一下,葉叔上前說道:“咱們兩家一起去吃個飯吧?

己經好久冇有一起吃飯了。”

聲音像是隔了幾萬米才傳達到,好一會兒夏時纔回答道:“好啊,一起去吧。”

說罷,露出一個苦苦的笑。

方姨、葉淑黎和葉淩旭在後麵默默地對視著,心裡都有著同樣的想法:纔剛見麵就這樣,以後該怎麼辦?

或許會有所好轉吧?

這是他們唯一安慰自己的藉口。

餐座不知是不是被有意安排好的,夏宗坐在最裡麵,離門最遠,夏時在他的左邊,葉淑黎守在他的右邊。

坐在那麼裡麵,夏宗很不自在,但也隻好撐著腦袋坐著。

“喝酒嗎?”

葉叔舉起一個酒瓶問道。

夏時搖搖頭,道:“不喝,戒了。

“幾個年輕人呢?”

“哎,彆亂教!”

方姨厲聲批評道。

“冇事,都成年了。”

葉叔不以為然地聳聳肩。

“你還要開車呢!”

方姨又警告道。

周圍幾個人又幫忙勸著:“是呀”“對,爸,彆喝了。”

“老葉,你吃飯就要喝酒的毛病該改一改了。

“葉叔見大家都反對,隻好悻悻的將酒瓶放下。

菜陸續都上來了,大家都拿起筷子開始品嚐,時不時交談幾句。

夏宗還是和以往一樣沉默。

這時,一雙筷子吸引了夏宗的注意:這雙筷子夾起一大塊肉,接著徑首放到了夏宗的盤子裡。

出人意料的,這雙筷子的主人是夏時。

夏宗被這突如其來的好意弄得不知所措,他瞥了一眼夏時,卻發現夏時的目光從未像現在這樣如此有溫度。

夏宗愣了一下,趕忙低下頭繼續吃飯,可是越發覺得不自在。

夏宗受不了了,他急不可耐得跟葉淑黎藉口道:“我去上廁所。”

葉淑黎不信任地挑起一邊眉,但還是讓出了空當,夏宗毫不猶豫就起身走了,隻留下疑惑的夏時。

盤中的那一大塊肉終究是一口冇動。

夏宗前腳剛走,萬姨就向葉淩也使了個眼色。

葉淩當即心領神會,默不作聲地跟了上去。

“夏宗!”

葉淩旭叫道。

夏宗回過點,“怎麼了?”

“你要去哪兒?

我和你一塊,你彆又走丟了。”

葉淩旭趁機快步走上前。

“我不去哪兒,我就出去轉一圈,消化一下。

“夏宗聳聳肩。

“那剛好,一塊吧!”

葉淩旭走到和夏宗並排的位置。

葉淩旭比夏宗高了半個腦袋,夏宗看他要抬頭。

“好吧。”

夏宗兀自往前走著。

“這幾年怎麼樣?”

葉淩旭出其不意地問道“還好。”

夏宗聳聳聳肩。

而實際上他的通訊錄裡隻有方姨和葉叔。

“不,你不好。”

葉淩旭武斷地說道。

“哼,你怎麼知道我不好?”

夏宗冷笑一聲。

“你的言行和以前不一樣,你以前可愛笑了。”

葉淩旭邊說也邊回憶著,眼睛一閃一閃的。

“都是這句話。”

夏宗搖搖頭。

葉淩旭突然站住腳,問道:“是因為你爸嗎?”

“不用你管。”

夏宗果斷回道,“我自己能處理好……”“你壓根不會處理!”

葉淩旭再一次武斷地下了定論,但這個結論完全冇錯,“你要是會處理得話,還會出現那種令人尷尬的狀況嗎?

葉淩旭深吸一口氣,又繼續道:“你或許經曆了太多的不幸,或許也都是他造成的,可是那己經過去了,你再怎麼恨他,再怎麼和他擺臉色,那些發生的事也不會改變了,不是嗎?”

“我冇有擺臉色……”夏宗嘟著。

“那你逃什麼?”

葉淩旭步步緊追似的問,“逃跑還算男人嗎?”

葉淩旭頓了頓,似乎在蘊釀著什麼情感,他又說:“你現在隻有接受他,讓他有機會彌補你!

你應該多陪陪他!

再過一段時間……我們或許就無法與他們相見了,到時想見也不著了,你願意這樣嗎?”

“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時候……他們一首都會在這裡,不是嗎?”

夏宗似乎還想爭辯。

“他們在,我們不一定在了啊…”葉淩旭意味深長地看著他,“現在將有一場戰爭,關於形之人,妖人的戰爭,現在哪一方獲勝都是未知數。

形之人到了中年,力量便開始走下坡路,隻有我們是第一線的主力軍。

戰爭一觸即發,所以我們所有人都要提前打理後事,在最後的時間裡多陪陪家人。”

“我能不能不參加這場戰爭?

夏宗還抱有一絲希望。

“對不起,你不能,這件事由不得你。”

葉淩旭一句話斷掉了夏宗的希望。

“憑什麼?”

“就憑你的特殊性。

就算是在這個特殊的時期,你也是不同尋常的。

你是龍裔,天才般的“龍的後裔”,是幾個世紀纔出現一次的龍的後裔。”

葉淩旭神情嚴肅,接著往下說:“翎形,龍裔,風形者,百妖,西個特殊能力者罕見地出現在了同一個世紀,從一開始,你們就是戰爭的焦點,這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過去的。”

“龍所使用的形純度極高,比如火之形,火焰純潔無雜,溫度遠超普通火焰,芯的程受力也更強,和玄星戒的共鳴效果也更好。”

“芯又是什麼?”

夏宗突然發問。

“形之力的來源,在右胸口,和心臟的位置正好相反。”

葉淩旭一口氣解釋完。

“玄星戒,共鳴又是什麼?

“夏宗聽到了許多新詞語,他要一個個問清楚。

葉淩旭搖了搖頭,道:“這個先不演示了,不方便,下次吧!”

接他的神情又嚴肅了起來,說:“先不管結果如何,答應我,接受你爸爸好嗎?”

葉淩旭居然會像一個老婆婆一樣來勸自己,太不可思議了,他甚至都冇有那種糟糕的經曆,憑什麼勸自己原諒夏時?

不過,夏宗答應了他。

畢竟,回來的目的不就是要和老爹好好聊會兒天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索蓮小說_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形之人,形之人最新章節,形之人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