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想象,零下七十多度,被冷水澆在身上是一種什麼感覺嗎?

張奕拿著大水管子,朝著門外那些小卡拉米就澆了過去。

室內外有一百度左右的溫差。

所以水流出去的時候還冒著熱氣,但是落在那些人身上之後,可就迅速的上凍結冰了!

天寒地凍,他們一個個都穿著羽絨服和毛衣。

冷水浸濕了他們全身,頓時讓他們如同被放進了冰窖當中一般。

“臥槽!好冷,凍死我了!”

“啊啊啊,彆澆了,彆澆了!”

這種時候,他們寧願被狠狠的揍一頓,也不願意承受這種冰凍的折磨。

一個個被凍得嘴唇發紫,甚至有些人因為過度低溫當場休克了過去。

憑藉著本能,他們趕緊從張奕家門口跑開。

但是短短十幾秒鐘的時間,已經足夠讓他們全身上下都濕透了。

甚至冇有來得及上電梯逃跑,渾身的衣服已經凍得硬邦邦的了。

張奕看著他們都跑了,這才關掉了水龍頭。

他剛纔本打算用手弩來教訓這些人來著。

不過那樣裝填的速度太慢了,還有可能被對方通過射擊孔反擊。

反而是這種大水漫灌的效果更好。

那些小卡拉米被張奕澆了個透心涼之後,一個個都被凍得嘴唇發紫。

他們趕緊跑回了陳正豪家裡。

陳正豪見到他們狼狽的回來,不由得大怒。

“那個小兔崽子呢?你們把他抓回來了冇有?”

而那些小弟則是一個個慌忙的找被子和床單取暖。

他們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全都凍成了冰碴子。

十幾個人,在房間裡搶衣服和被子用。

不過由於人太多,東西不夠分的,幾個小弟無奈之下,隻好脫了衣服抱在一起取暖。

那畫麵,多少有一些古怪了。

這可把陳正豪氣得夠嗆,用力的拍著桌子罵道:“誰來給我解釋解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幾個小弟恢複了些許體溫,才哆哆嗦嗦的和陳正豪解釋清楚了來龍去脈。

“那個張奕太過卑鄙了,竟然用水管子呲我們。根本受不了啊!”

“他們家的門不知道有多厚,我們砸了半天也隻掉了一點漆而已

陳正豪聽完之後,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他自己上門砸門的時候,的確也感覺到張奕家的房門很厚實。

看樣子想要強攻有些困難。

不過很快,他就冷笑了起來。

“沒關係,他們家就算是個鐵王八,也總會有破綻的

“而且我就不相信,他能一輩子待在家裡不出來!”

“你們幾個人就在附近守著,隻要他一出門,立刻就把他給我打死!”

陳正豪惡狠狠的說道。

他手下的小弟也都是亡命徒,聽到此言,紛紛哆哆嗦嗦的冷笑起來。

雖然一個個已經凍成狗了,可他們還是得表現出自己很凶的樣子。

然而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張奕壓根就冇有離開家的打算。

外麵是地獄,他的房間卻是天堂。

哪有從天堂去地獄的道理?

……

收拾完了陳正豪等人之後,張奕繼續回去,玩他的遊戲。

雖然知道這些傢夥不會善罷甘休,但是他們也冇有那個本事闖入自己的家裡。

至於出去?

嗬嗬,張奕是打死不會做出這個選擇的!

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風險,他都不會去冒。

在家裡就這麼舒舒服服的苟著,難道不香嗎?

不久之後,張奕來到落地窗前,檢視外麵的景象。

還真的有人拿著工具去掃雪。

他貌似看到了保安的尤大叔,這位耿直的熱心退伍兵,遇到事情總是第一個衝上去。

樓下那十幾個人,都是業主群裡麵一些比較好說話的年輕人。

而林大媽等居委會的成員,卻是一個影子都冇有見到。

麵對兩三米高的厚厚雪層,他們費力的挖掘著。

然而張奕卻知道,這麼做完全是無用功。

彆的不說,單單是想要從樓下挖通一條抵達小區門口的道路,都得挖掘一整天。

可是挖通了那又怎麼樣呢?

外麵的道路也被完全覆蓋了。

這麼厚的雪,隻有專業級的大型掃雪車能慢慢清理。

可是在南方,壓根就冇有那種專業的車輛。

出門,已經成為了一種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況,零下七十多度的天氣,他們也不可能堅持多久。

防寒設備跟不上,身體素質也無法適應這種低溫。

連續在室外待上半個小時,就有凍傷的風險。

張奕搖了搖頭。

這些老實人的確是挺可憐的。

不過人家自己的選擇,張奕也懶得去說什麼。

畢竟現在,一切都與他無關,他隻想自己好好活著。

時間來到下午。

張奕覺得肚子有些餓了,就從異空間中取出一份大餐。

吃的比較簡單,隻是一盤澳龍,一份惠靈頓牛排,外加兩個黃山燒餅和一瓶可樂。

這樣的美食,他的空間當中多的是。

現在天天宅在家裡,張奕的作息也變得自由起來。

總之就是困了就睡,餓了就吃,也用不著區分什麼白天黑夜。

窗外的大雪還在不停的下著。

張奕抽空看了一眼小區單元樓下麵。

那些掃雪的人都回去了。

而他們廢了半天勁,清理出來的一片空地,很快又被大雪所掩蓋。

大概他們也意識到,單單憑藉他們的力量,是無法對抗大自然的。

張奕穿著秋衣躺在沙發上,屋內的溫度有27°,舒適宜人。

他打開電視,看著電視裡麵的節目。

現在全國許多電視台都直接停播了,隻有一些省級單位的頻道和央視還在播放。

其中,都是一些宣傳官方工作,以及鼓勵大家的口號。

“這一刻,我們的目光投向盛京。官方正運籌帷幄指揮我們,向雪災發起最後的總攻!”

“據報道,大米國由於對雪災防控不力,已經造成兩億人受災,數千萬人死亡!”

“我國的雪災發展處於可控範圍內,一切都在向好發展

“希望大家不要緊張慌亂,相信官方的力量!”

張奕搖了搖頭。

這場雪災的龐大與可怕程度,是人類所無法想象的。

雖然官方在努力解決問題,但是人的力量在大自然麵前,實在是太過弱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索蓮小說_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張奕方雨晴末日小說叫什麼名字,張奕方雨晴末日小說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張奕方雨晴末日小說叫什麼名字 new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