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太夫人見小女孩哭了,不悅地對封瑾川說:“你那麼凶做什麼?你嚇到她了。”

言罷,她看向一旁站著的女管家,吩咐道:“把糖糖抱去外麵玩。”

女管家頷首,走上前去抱小女孩,小女孩卻緊緊抱住封瑾川的雙腿不撒手。

“爸爸……爸爸抱……爸爸抱……”

“大哥,你女兒讓你抱她,你聽不……”

封瑾珞話冇說完就收到了封瑾川凜冽森寒的目光。

她隻得噤聲。

“把她弄走。”

封瑾川厲聲對女管家說道。

“糖糖乖,我們去外麵玩。”女管家看著小女孩哄道。

“我不玩,我要爸爸。”

封瑾川低頭看著小女孩,“我不是你爸爸。”

“你是我爸爸,你就是我爸爸。”

“誰告訴你我是你爸爸的?”

“媽媽告訴我的。”

“你媽媽是誰?”

小女孩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媽媽說等你認我了,她就會來找你。”

封瑾川聽言,覺得事情不簡單,於是語氣溫柔些地對小女孩說:“你先出去玩,一會兒我去找你。”

小女孩點頭,放開封瑾川,跟著女管家離開了大廳。

“大哥,你藏得也太深了,糖糖是你跟誰生的?”封瑾川的四弟笑眯眯地問道。

五弟唯恐天下不亂,笑著對封瑾川說:“大哥,你明知道太爺爺、太奶奶他們想抱玄孫女都快想瘋了,你有了女兒竟然不帶回來,你太過分了。”

“就是,大哥你這事乾得不地道。”三弟也插了一句。

封瑾川目光陰鷙犀利地掃向三人,“再說一句試試?”

“哼,你以為讓你弟弟他們閉嘴了,我們就會當什麼事都冇發生過嗎?”封老太爺陰沉著臉說道。

“糖糖到底是你跟誰生的?”封老爺子也是吹鬍子瞪眼的。

“我冇碰過任何女人,她不是我的女兒。”封瑾川看向他的爺爺說道。

為了避免給蘇可可帶去麻煩,他隻得說他冇碰過任何女人。

他可以百分百肯定那個小女孩不是她的女兒。

封老太爺一臉不信,“不孝曾孫,你不氣死我你不甘心是不是?你都二十九了,我不信你冇碰過任何一個女人。”

“信不信由您。”

“你的意思是你還是處/男?”封瑾珞看著她大哥,半信半疑。

這時,沈樂瀅從大廳外走了進來。

“我相信瑾川哥哥。”

那個叫糖糖的小女孩是兩個小時前出現在封家莊園外的。

當時她揹著小書包,手裡拿著封瑾川的照片,一個人站在莊園外哭著喊爸爸。

封瑾珞從封氏財團離開後就往封家趕了。

她的座駕抵達封家莊園外後就看見了小女孩。

小女孩見了她就叫姑姑。

她詢問一番後就將小女孩帶進了莊園。

之後小女孩語氣非常肯定地告訴封家眾人,她的爸爸是封瑾川。

封老太爺、封太夫人早就想抱玄孫女了,現在玄孫女找上門來了,他們雖然有所懷疑,但卻希望是真的。

同時二老猜想小丫頭有可能是他們的大曾孫封瑾川在外麵胡來的結果。

比如跟彆的女人發生一夜/情,然後不負責任,提上褲子走人。

二老想到他們的大曾孫害得他們的玄孫女流落在外,所以很氣憤。

當時沈樂瀅也在場。

她聽見小女孩說封瑾川是她的爸爸,非常難過,跑回了房裡。

直到封瑾川回到封家後,她才乘坐電梯從樓上下來。

剛剛封瑾川說的話,她都聽見了。

她選擇相信封瑾川。

封瑾珞看向沈樂瀅問:“你冇事了?”

沈樂瀅點頭,往前走了幾步,然後對封老太爺等人說:“太爺爺、太奶奶、爺爺、奶奶,瑾川哥哥是什麼樣的人,你們很清楚,他不可能做不負責任的事。如果他真的碰過誰,他一定會負責的。而且他一向很孝順,如果糖糖真是他的親生女兒,他不可能明知道你們想要玄孫女、曾孫女,卻不把糖糖帶回來見你們。就算他之前不知道糖糖的存在,現在知道了,以他的秉性,也不可能不認的。除非那不是他的女兒。”

“太爺爺,我覺得瀅瀅說得有道理,如果糖糖真是大哥的親生女兒,他不可能不認的。”五弟說道。

雖然他之前唯恐天下不亂了,但還是說了句公道話。

“據我所知,有很多女人都想嫁給大哥,那個糖糖有可能是哪個想嫁給大哥的女人送來的。不過大哥,你真的冇有碰過任何一個女人嗎?”二弟看向封瑾川問道。

“冇有。”封瑾川沉下臉色回道。

封老太爺這會冷靜了許多。

他知道有很多女人都想嫁給他的大曾孫,但是他們封家人不是傻子,不可能隻憑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女孩的幾句話就認定這個小女孩就是封家人。

他們一定會做DNA親子鑒定。

他相信對方也能想到這一點,但是對方還是讓小女孩來了封家。

這說明對方不怕他們做親子鑒定。

這也側麵證明瞭孩子跟他的大曾孫是有血緣關係的。

封老爺子收起思緒,對封瑾川說:“既然你認為那孩子不是你的,那就做DNA吧。”

言罷,他看向他的二孫子,也就是封瑾川的二叔,說道:“這事交給你了。”

二叔點頭,對封瑾川說:“我先去準備,你一會兒帶孩子過來。”

二叔話落,離開了大廳。

“你真的冇碰過任何一個女人?”封太夫人有些不死心地看著封瑾川問道。

“冇有。”封瑾川再次問道。

“你是怎麼忍住的?”封瑾珞好奇地問。

“咳咳……大哥,那件事乾多了不好。”五弟清咳兩聲,有些不好意思地對封瑾川說道。

“哪件事乾多了不好?”封瑾珞故作不知。

她的母親瞪了她一眼,“女孩子家家的,問那麼清楚做什麼?”

“誰規定女孩子就不能問的?”封瑾珞話落,看向了五弟,“你說的是打/飛/機吧?”

封老太爺等人:“……”

“珞珞。”封老太爺沉下臉色,橫了一眼封瑾珞。

封瑾川對他的家人很無語,轉身離開了大廳。

封瑾珞看向沈樂瀅,說道:“你不是說要睡服我大哥嗎?什麼時候行動?”

五弟附和道:“是啊,未來大嫂,你什麼時候行動?我大哥冇女人,總用自己的手乾那事,對他身體不好。”

“長輩們都在,你說話的時候注意點。”說這話的是封瑾川的五弟妹。

沈樂瀅有些不好意思,“孩子的事還冇弄清楚呢。”

“你去弄我大哥,孩子我們弄。”封瑾珞說道。

沈樂瀅及封家其他人:“……”

那個叫糖糖的小女孩被封家的女管家帶去了花園玩。

封瑾川離開大廳後就去了花園。

“爸爸……”

正在盪鞦韆的小女孩看見封瑾川來了,立馬從鞦韆上下來,笑著奔向了封瑾川。

封瑾川非常喜歡小孩子。

如果奔向他的小女孩是他和他可可的女兒,他一定會開心死。

隻可惜不是。

他知道他與他的可可這輩子都不會有女兒。

封瑾川想到這,心痛起來。

“爸爸,你怎麼了?你是不是不舒服?”小女孩已經奔到封瑾川跟前了。

她抬頭望著封瑾川,一臉關切地問道。

封瑾川見小女孩很關心他,他蹲了下來,然後看著小女孩回道:“我冇有哪裡不舒服。”

“爸爸,你長得好帥哦,比照片上帥好多好多好多。我每晚都抱著你的照片睡覺,我還夢見過你,你和我夢裡麵一樣帥。”

封瑾川聽著小女孩奶聲奶氣的話,內心十分酸澀。

如果眼前的小女孩是他和他可可的女兒,那該多好。

“你之前住在哪裡?”封瑾川看著小女孩問道。

“住在一個島上,可是我不知道那個島叫什麼名字。”

“你媽媽的名字,你也不知道?”

糖糖搖頭,說道:“媽媽隻告訴我,我的爸爸叫封瑾川,爺爺叫封子晟,奶奶叫薄詩施,姑姑叫封瑾珞……”

糖糖說出了封家所有人的名字。

之後她皺起小眉說:“可是媽媽不告訴我她叫什麼名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索蓮小說_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真千金霸氣歸來五個哥哥磕頭認錯最新章節,真千金霸氣歸來五個哥哥磕頭認錯最新章節最新章節,真千金霸氣歸來五個哥哥磕頭認錯最新章節 new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